草格

理科僧,老本命鹿犬鹿,新本命Damian,兼食无数冷CP。脑洞大开,填坑还行,欢迎勾搭,看清CP!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batfam】倾听一切 上

含dickdami,KT, 达米安中心

突如其来的脑洞,今天是写不完了,分个上下吧ww

警告:奇幻设定?


“嗡——!”手机的屏幕突然在一片昏暗的房间里亮了起来,被光亮突然照射到的年轻人啧了一声。这间房间,不,这是一间豪华的公寓,但宽敞的客厅里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衣服和外卖盒子,仔细翻一翻或许还能看到没有来得及丢掉的安全套。提姆毫不感到害羞,他指望着下一次康纳来收拾这些残局,顺便把那些安全套更新换代。

提姆屈尊降贵的把眼睛从电脑屏幕移开,看到来电的人是迪克。他丝毫不感到意外,这个时间杰森大多数可能在睡觉,布鲁斯还在外面晃,而只有这位大哥在什么时候都会给他的兄弟们一个电话来抒发他那突如其来的情感。

“喂——?”提姆毫不掩饰浓浓的倦意,“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挂电话了,手头上工作正忙着。”

“嘿,嘿!你就不能柔和一点吗?”迪克笑嘻嘻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我有很正经的事情要告诉你。”

提姆揣摩了一下迪克要说的事,顿时感到兴趣缺缺。

“如果是达米安的事情,我真不想听你说,肯定又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他早就厌烦了迪克和达米安的那堆破事,迪克总是乐于分享达米安的各类行为,上次他已经听惯了迪克吐槽达米安接吻的时候不会闭眼睛,直愣愣的看的他心惊肉跳。

炫耀的跟他没有男朋友似的,提姆私下跟康纳抱怨,后者耸了耸肩。

“拜托,提米。达米安要去上大学啦,这个消息可不算小,也不算私人吧?”

提姆听到之后愣了一下,“小恶魔要去大学了?”

哇哦,这可以算是他这个月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了,简直可以比得上那次达米安宣布他每周要有两天休息不去做罗宾一样的让人惊掉下巴。

“嗯哼,亲爱的提米,所以这周五家庭聚会不要迟到哦。”迪克的声音听起来心花怒放,喜上眉梢。

“好吧,既然你都专门打电话提醒我了。”提姆用肩膀夹住手机,在电脑的备忘录上写下了周五的家庭聚会,“那么再见。”他毫不留情的挂掉了迪克的电话。

他已经两年没有回去韦恩大宅了,提姆忽然意识到,这两年他都太忙太忙了,也许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这么轻易的答应了迪克。上一次他回去的时候,达米安还只有十五岁,一本正经的提出了上五休二的罗宾作息,让所有人目瞪口呆。提姆回想起了杰森的烟头掉下去然后把他最喜欢的衬衣烫出了一个洞。

而提姆则是差点用餐刀切到了自己的手指。

只有迪克欢呼一声,并热切的提出了一大堆在提姆听来稀奇古怪的所谓青少年欢度夜晚的建议,幸好达米安在这方面还算正常,他直接拒绝了。

至于布鲁斯?只要达米安不提出什么危险的要求,他说什么布鲁斯都会答应的。

——总好比死在打斗里安全。

提姆不会再去回忆那段灰暗的日子,那对他们谁来说都不容易,特别是布鲁斯和迪克,他两好像竞相的试图在找死大赛上获得第一名一样。人人都知道接受这种事很难,要走过它更难,也许很多人会觉得像他们这样的超级英雄经历的多了,对于它会处理的更好,而提姆只想对此说句去你妈的。这种事是不可能随着次数的变多而变得习惯,也只有真的遇上了这种事才会明白它有多难。提姆向后靠在床头立起来的枕头上,他抬起手臂遮住了眼睛。

他们差点没有走出来,如果不是达米安回来的话。提姆心知肚明,即使随着时间流逝,他们会渐渐的就像正常人一样活着,继续他们的英雄事业,但他们都会丢一部分的自己在那里面,或多或少。

幸好,幸好达米安回来了。

到了今天,一想到达米安回来的那一天,提姆也还是会笑起来。

那是一个相当达米安式的打招呼。他们的装备都被人偷了,迪克的棍子,杰森的头盔,布鲁斯的手套还有他自己的长棍。当他们恼火的沿着那个无耻的小偷留下的线索跟过去的时候,一个全副武装的罗宾在炸开的烟雾里面偷袭了他们,把他们更加气了个好歹。

而那个小恶魔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抛接着迪克的短棍,“看来没有我的话,你们真是越来越松懈了。”

所有人都僵住了,这不是夸张,提姆甚至怀疑自己的心脏当时停跳了一秒。

迪克结结巴巴的开口,被那个矮小的罗宾打断了,他的声音从面前发出,穿透空气,震耳欲聋。

“当然是我,只有我才配得上罗宾。”

提姆头一次这么怀念那个独属于达米安的声调,有些小大人的,带着一点点异国强调的,趾高气扬的男孩的声音。

当然不提后面他们去重新注册达米安的身份的时候又遇上了多少麻烦,那些还没见到达米安的人都差点怀疑他们疯了,幸亏韦恩的姓氏和金钱在里面起了很大的作用。迪克作为一名警察,曾经对此大发感慨,然后依旧选择用金钱来给达米安砸出一个身份。

记忆就是这样神奇,那些兵荒马乱的收拾现在回忆起来则有了空闲去嘲笑当初的他自己和别人。

就像……

提姆的笑容忽然僵住了。

他的心脏忽然砰砰砰的狂跳了起来,某些恐怖的影子潜藏在黑暗里,提醒着他有什么忘记了,而这将会毁了一切。那是什么呢,究竟是什么呢?在这些回忆里,藏着什么恐怖的,无法去思考否则便会发疯的东西,提姆的呼吸慢慢急促了起来。

说起来,他为什么这两年会这么忙呢?

明明……也不是什么紧急的非做不可的任务啊。

为什么……他宁愿忙着……而不愿意回去的地步呢?

提姆的一部分在疯狂的尖叫,要他不再往下思考,但另一部分的他举步维艰的运转着思绪,就像举着烛台走在黑暗里,去照亮远处隐隐约约的庞然大物。

因为他……

……他不敢看见达米安。

“格格格——”提姆差点被这个声音吓得拔出飞镖,结果过于僵硬的身体倒在了床上,然后他才意识到这是他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他在害怕,恐惧着这件事。提姆控制着自己,勉强沉下心,几次深呼吸调整放松他自己,直到身体松弛了下来。他按住头,将思绪沉入无边的黑暗,去挖掘那些震悚的点点滴滴。

模模糊糊的,提姆想起来了,违和感是从一次话剧开始的。

TBC

评论 ( 5 )
热度 ( 6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