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墙头遍地/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走天亲情】To Turn 07

全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07

安纳金从未如此感到快乐。

帕德美告诉他,她怀孕了。那意味着卢克和莱娅再过几个月就要诞生了,那是他的孩子,他的后代,他的,他的。

他的家庭。

他从没能摆脱依恋,那些依恋存在于帕德美,存在于欧比旺,存在于阿索卡,存在于帕尔帕廷,他保护着他们正如他们保护着他。而一个属于他的家庭,那比什么都要美好,令他的灵魂闪耀。

而他也前所未有地感到恐惧。

一个属于他的孩子们的黑暗未来。没有绝地,没有安纳金,没有帕德美,没有他们应得的一切,他看见莱娅对他们的陌生,感受到原力里卢克的绝望,那几乎让他心碎。

难道他总是不能拯救他的家人吗?

难道他该留下他们独自面对吗?

 

火焰滚滚,热浪袭面

有一个女人在说话,在尖叫

“安纳金!!帮帮我!”

“吸气,呼气!帕德美!”一个年长者的声音。

随即鲜血和火焰喷涌翻滚,吞噬了整个视角

“绝地没有了,我和卢克从来没有接触过绝地”

是一个更年轻的女人的声音

“救救我,父亲!”

一个年轻人的声音,狂笑声从未停止

突然,一切都变得寂静,黑暗环绕在周围。

 

“人们总有另一个选择。”

另一个声音这样说。

 

安纳金从睡梦中惊醒,他的额头上全都是汗,心跳在胸腔里几乎要跃出,他伸手想要搂过身边的帕德美,却在下一秒想起她还需要在医疗中心多待几天,欧比旺自愿去陪着她。而莱娅……她最近神神秘秘的,安纳金根本找不到她。

安纳金竭力平静下繁乱孤独的情绪,随便套上了一件外袍,走到了阳台上,看着外面的夜空与灯火。

他是一个绝地,他从以前就梦想着成为一个绝地,他为此付出了那么多。没人能像他一样,他命中注定是天选之子。然而他感到孤独和背叛。他不被信任,他不被期待,他被留下,隔绝在一切之外,只有当他们需要他的时候才将他招来。

安纳金抓紧了栏杆,黑暗面伴随在他身边舞动。

他无法想象他将如何在绝地的覆灭中死去,留下怀孕的帕德美,而后她也将无助的死去,留下他们的孩子们在西斯的世界里成长。

安纳金痛苦地弯下腰,咬紧牙齿,喉咙肿胀了起来,干涩无比。

 

“没机会接触到绝地”

卢克带着皮手套的右手,邪恶的浑浊的眼睛,红色的光剑

“他被西迪厄斯控制了”

莱娅望着帕德美的渴望与悲伤,她的坚强是她的盔甲,保护其下的脆弱

“救救我,父亲”

“我必须救他,他向我伸手”

“安纳金,有一件美妙的事发生了”

 

哦,他的孩子。

一个将从他的Master那里被夺走,训练为西斯学徒,他对家人的爱和渴望被利用,被伤害着同时也伤害着别人,成为邪恶的工具。

另一个将顽强对抗,宛如她的父亲,成为反抗者的明星,历经众多战役,伤痕累累,怀揣对她兄弟的希望,然而还未到达终点。

他该怎么做?他该如何窥探到这场覆灭的中心,并从中活下来去帮助他的爱人,他的孩子?

他必须更强,强大到足以保护他们,足以活下去。

或者……

 

——————————————

帕尔帕廷接到了来自安纳金的通讯。

“议长,”年轻人看起来有些抱歉,“我能……我早上能找你谈谈吗?”他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穿好,额头上满是汗。

议长温和的笑了笑,做了个往下压的手势,示意年轻人平静下来,“当然可以,我的朋友,要知道,我随时欢迎你的到来。”

“谢谢,”安纳金往后捋了一把头发,面容严肃,他慢吞吞的说,看似刚刚从一次激烈的情绪中脱离出来。“有些事情,我……我想问问你,关于上次您的话。”

“我保证我尽我所能。”帕尔帕廷微笑着,手上转着一个发信器。

“……我八点左右过去。”

 

“人们总有另一个选择……”

“我们一定是站在胜利的一边”


 

—————————————————

“……一定要确保它运转得当,只要有一丝信号泄露——”

莱娅猛然住嘴,脸色煞白。站在她对面的人略微抬起了眉毛,“女士?你怎么了?”他谨慎的发问,声音压的很低,几乎淹没在人群的喧杂之中。

‘莱娅!快去找父亲,他要去找皇帝!’那被封闭的链接打开了,传来了卢克的声音,那种焦躁和恐惧也蔓延了过来,莱娅的心跳加速了。不,不不不,不能这么快!

‘卢克,发生了什么?’她恳切地发问,祈求她的兄弟能听到这份呼唤。

‘是预知梦……他看……什么……我……他对抗不了……’卢克的仇恨与恐惧变强了,这让链接变得不稳定,‘帮帮我……我的妹妹……’

‘我这就出发。’

莱娅回过神来,给面前这位忠诚于她父亲的士兵下了最后的命令。

“去吧,越快越好,雷克斯。”

“是。”

 

——————————————————

“怎么样?”帕德美躲在外面楼宇的阴影里面,等着欧比旺从里面出来。

欧比旺一言不发,拉着帕德美匆匆离开了这里,他一边走一边低声说,“我必须马上和安理会报告,经过和杜库伯爵的确认,最高议长帕尔帕廷正是西斯尊主西迪厄斯。”

“……”帕德美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却依然为这个消息屏住了几秒呼吸,随即她立刻反拉住了欧比旺,“别去找安理会。”

“什么?”欧比旺惊讶的停住脚步,望向帕德美坚定的双眼,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别去找安理会,来不及的。”帕德美撩过耳边的头发,心脏在加速,血液奔涌在血管里,她几乎能听见脑子旋转的声音,“去找你认识的最厉害的大师,欧比旺。”

过去数年以来,帕尔帕廷的所作所为都在她脑子里旋转,一项项地滑过去。“我清楚议院有多么迟钝,从任何明面上正规的通道都无法扳倒他,而你,你也知道安理会会对这个消息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帕德美直视着欧比旺的眼睛。

“无论如何,我们都不知道他是怎么一夕之间覆灭了那么多绝地的,但我们赌不起。”她的语速在加快,仿佛试图抓住那坚定地往前滚过的车轮,“去找你们之中最厉害的绝地,我们直接袭击他,务必要一举消灭他。”

欧比旺缓慢地,郑重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帕德美,我会做到的。”

“我现在去议院那边,尽力将议长的会议往后拖延。我们就在此分开吧,愿原力与你同在,欧比旺。”帕德美握住他的手,真诚地祝愿。

“愿原力也与你同在,帕德美。”

 

TBC

所以对于安纳金来说,他的视角就是以为他死在了绝地覆灭里,西斯掌控了一切,包括他的孩子。

以及,假装一切都在计划大纲内(并不,就快要结局了大家不评论一下么打滚)

评论 ( 15 )
热度 ( 34 )
TOP